易彩堂【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易彩堂
 首页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党团生活 | 科研成果 | 教学成果 | 课程建设 | 七彩校园 | 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友风采>>校友新闻纪实>>正文
 
【校友返校月】走在春风里的民大人——访78级中文系校友
2018-06-03 23:24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作者:卢翠琴 唐思怡 吕质玉 摄影:张超逸 秦伟  审核人:

  心向朝阳,生活处处有文章,用双语记录温情瞬间,他是潘朝阳。

  青年时代,志于求学;步入社会,结缘法律;闲暇时间,醉心历史,他是盛天宁。

  如蜡炬般温暖明亮,以诗词留馨香于课室,甘做三十六年栽树人,被学子敬一声“老爷子”,他是谭仕光。

  他们,是我校78级中文系校友,迎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踏入民大,怀着理想,以钉子般的精神,投身社会建设。

潘朝阳:大山深处走出的双语作家


  一座大山,一份信念。这是潘朝阳的真实写照。他的童年,有10年时间生活在元宝山上的红瑶寨子,说是元宝山,那时却偏远贫瘠长不出“元宝”。物资匮乏的时代,山里人常以红薯、木薯充饥。仰望大山,潘朝阳内心暗生梦想:“哪一天要走出大山。”

  读初中时遇上“动乱”时期,当时“读书无用”论泛滥成灾,学生要用宝贵的学习时间“勤工俭学”。说是“勤工俭学”,其实就是“搬砖”。潘朝阳回忆说:“当时学校建一栋教学楼,几乎都是由我们学生完成搬砖、运泥任务。”

  身处特殊环境下,但他从未放弃学习。他喜欢看书,对阅读充满渴望。由于书籍资源匮乏,当时流行的“小人书”满足不了他的求知欲,他常缠着当教师的父亲给他讲《水浒传》。深夜,在煤油灯微弱的光线下,隔壁木楼的阿公来给他讲山里的故事,人熊、鸦变、鬼怪等情节,他听得又迷又怕……不知不觉,故事的种子在他心里悄悄发芽。

  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1978年,作为应届毕业生的潘朝阳和几位同学被抽到县中学补习。半年的备考时间里,每天除吃饭、睡觉外,其余时间都在学习。“那时为了争分夺秒备战高考,蚊帐上都粘满了密密麻麻的知识点,晚上睡前会看,半夜醒来眼睛难睁开也会看。”潘朝阳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1978年,潘朝阳考上了广西民族学院中文系(现易彩堂)。适逢改革开放,大学校园思想活跃、开放,对国家大事及学术问题进行激烈的争论是每天晚上宿舍熄灯前后大家都会做的事情。“有时甚至争得面红耳赤,但都是就事论事。”这种爱思考、关注时事的氛围深深影响着潘朝阳。

  1982年,已毕业的潘朝阳被分配到广西民语委所属的广西民族报社工作。第一次接触民族语文——壮文,潘朝阳不禁“手忙脚乱”。所幸他是壮族人,会说壮话,花了半个月,他便初步学会了壮文。“工作中不断提高壮文水平,我尝试着用壮文写作,不想这一试就一发不可收。”潘朝阳说。

  “生活处处是文章。”这是潘朝阳在写作过程中的深切感悟。《大学生第一封家书》是儿子上大学时寄回的一封信,从受父母照顾到照顾父母,孩子的角色改变令父母喜出望外,也让父母觉察民族的希望所在。“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潘朝阳善于捕捉平凡生活中的感人瞬间,用心思考,诠释背后蕴含的生活真谛。

  潘朝阳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投稿原则:从来不找熟人。一次,他给《南国早报》副刊投稿,鉴于副刊编辑是自己的大学同学,为不“沾”老同学的光,他以“吴门”为笔名投稿。一直到后来对方因稿件的一处疑问打电话询问时,才发现“吴门”原来是老同学。“不以真名投稿,才会避免对方因为自己是熟人,而对自己的稿件水准有失客观的衡量。”潘朝阳说。

  “以小见大,以情感人,用细节取胜。更大的妙处在于留下空间,让读者思考,借此达到平凡而高雅的审美高度。”这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苏长仙老师对潘朝阳作品的评论。“用壮文写作同样能引起读者的情感共鸣。”壮文读者如此评价潘朝阳的壮文作品。

  厚积而薄发。自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潘朝阳坚持用壮汉两种文字进行文学创作,至今已在《民族文学》《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南宁晚报》等报刊上发表作品400余件。近5年来,他已出版《生日感动》和《民语心路》两本个人专著。当前,他的新目标是:努力出版第三本书。

盛天宁:人生“三步走”


  “您好,很高兴见到你。”盛天宁面带微笑,低沉而浑厚的声音透露着他从民大人到法官、再到研究者的四十载历程。

  1977年,盛天宁正读高三,借着高考制度恢复的春风,他以应届毕业生的身份,成为了广西民族学院(现广西民族大学)78级中文2班的一名学生。

  金秋十月,大礼堂旁,一簇簇淡黄色的桂花,散发着浓郁的香气。盛天宁坐在石桌前,神态舒适,目光专注,正翻阅手中的书籍。为更好地辅助专业学习,增强自身文学性,他课后时常阅读著名的人物传记和文学集,培根、莎士比亚等人是他的“心头好”。

  “学文科,要向书本学习,也要向别人学习。”班上的“老三届”是其学习的对象之一。盛天宁的同学很多有着不同的生活经历,彼此的年龄差较大。未满18岁的他成了班上年龄最小的男生。盛天宁时常向他们谦虚请教,交流经验。同学之间融洽相处,让他在民院的生活不亦乐乎。

  1982年,盛天宁大学毕业,带着“我要回故土,我要建设家乡!”的情怀,他到湖南省永顺县委党校担任教员,为故乡培养人才干部。因具备较高的专业素养,仅工作2年,盛天宁便被选为县人大代表。1985年教师节,他获评地区级“优秀人民教师”。“在校期间完成对理论知识的学习,让我在工作上得心应手。”他感激道。

  1986年,在国家重视法制建设的背景下,人民法院系统开办了全国干部业余法律大学。盛天宁受邀前往分校教学。意识到“不了解法律怎么办?老师怎能走在学生后面?”的问题,他报名成人自学考试,开始了边学边教的生涯。

  “教学工作没有影响我的学习,反倒令我感到备考的轻松。”有压力才会有动力,为更好地进行教学、解疑答惑,盛天宁提前深入了解有关法律。对他来说,在授课中解惑也相当于复习知识。他借助自己的文学功底,结合我国道德传统、社会习惯等内容,提高了学习法律的效率。经过不断的学习,1989年,盛天宁考取了法律专业成人教育专业文凭。

  有了对法律的系统性学习,初入湘西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担任书记员的盛天宁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认真工作,汲取经验。不惧压力、做事沉稳的工作表现使他的能力逐渐被认可。1996年,他成为任州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院长助理;2007年,他担任任州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与政治部主任;此后,他出任古丈县、吉首市两个法院的党组书记、院长;2010年后,他被调入党委政治委工作。

  阅读历史人物传记激发了盛天宁对历史的兴趣。研究历史,成为他闲暇时间里最爱的事。在研读文献著作中,他对中国历代封建王朝战乱更替的“周期率”(封建王朝兴衰周期率)产生兴趣,“我是否可以对其进行研究呢?”想到这儿,盛天宁立即行动。1984年,他以清乾康乾盛世之末爆发的湘黔苗民起义为主题进行研究。

  经过搜集大量的史料、研究地方志与民间传说后,1994年,《清代中衰之战——乾嘉苗民起义》一书出版;为完善书中内容,2007年,湖南人民出版社对该书进行再版。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江必新称赞该书“进行了准确的历史定位”,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郭成康教授更是对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湖南人民出版社也对此表示肯定:“这是改写湖南、甚至中国历史的著作。”并希望将该书纳入湖湘文库(围绕湖湘文化为主题的系列丛书),但被盛天宁拒绝了。“学无止境,研究学问要有钉子精神。”这是盛天宁给出的理由。他仍想对《清代中衰之战——乾嘉苗民起义》进行修改、补充,再出版。

  “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承担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使命。”这是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致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贺信中的一句话,他仍清楚地记得。透过历史可以了解昨天、把握今天、开创明天,盛天宁以此作为研究的动力,“钻”进浩瀚的历史海洋。他说:“即使未来退休,我也要专注于此。”盛天宁对学问的追求与兴趣,不曾消减。

  从文学,到法律,再到历史,盛天宁以民大为起点,不断充实自我。适逢我校建校66周年,他衷心祝愿民大在建设区内、甚至是国内的一流大学方面,取得更大的成就。

谭仕光:学生眼中的“老爷子”


  1982年,从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谭仕光选择成为一名语文教师,三十六年化春雨,遍洒桃李。他教过的学生近两千五百多人,他参与了一所学校的建设和成长。

  走出美丽的相思湖畔,走进简陋的都阳中学,他对那儿的印象只有一个字:苦。“刚到都阳中学,教学楼刚落成。”谭仕光说道。说是教学楼,不过是一栋三层小楼,一共12间教室。教师宿舍是瓦房,红砖房上铺着石棉瓦,老教师一人一间,像谭仕光这样的新老师要三人挤一间。“八十年代的学校可不像现在,条件这么好。”谭仕光感慨颇深。

  在都阳中学工作数年后,谭仕光被调往广西大化县高级中学。那时是1991年——大化县成立第三年,高中也是刚成立。高中是新建的,条件却比中学更艰苦,同样的独栋教学楼,瓦房住满人了,得租用周围居民的房子充当教师宿舍。

  大化县水电设施建设不完善,水电供应时断时续。夜里备课,暖黄色的烛光映着书本上的内容,晦暗模糊。谭仕光早已记不清,停电的日子里燃尽了多少根蜡烛,而语文课堂上的他,恰如一根燃烧自我的蜡烛。

  精讲是谭仕光对语文教学的基础要求。“红藕相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或婉约,或豪迈的诗词是谭仕光最有“味”的授课内容。“我要让学生唱出来。”为此,谭仕光特意找来歌谱,引导学生发声,唱出诗词的韵律美,让语文课变成了“诗词歌唱课”。小说、散文等唱不了,谭仕光便坚持让学生多练。课余时间,他四处找练习册,让学生巩固知识,不忘在笔头上下功夫。

  “一专多能”是谭仕光做老师的秘诀。“我初中时自学了手风琴,任教后,有时声乐课老师请假,我就去替课。”当时全校就他一人会手风琴。“拉起手风琴,唱起简单自然的歌谣”的谭仕光受到学生的喜爱。他关心学生的文艺演出,看到优秀的唱歌、舞蹈、小品节目,他会力荐学生到县城里表演,有时还亲自编排节目,组织学生参与。“现在,县城里的戏曲学会邀请我去当指导老师。”退休后的谭仕光依然投身文化工作。

  在学生眼中,他像叔伯,像父亲,像爷爷,也像朋友,谦和亲切的谭仕光就这样被学生称为“老爷子”。在谭仕光近四十年的教学生涯中,调皮捣蛋的学生极少进过他的办公室。“再调皮的学生也需要谈心,谈心须在让他感到安心的地方。”在谭仕光看来,把学生叫到办公室会让他们感到不安和尴尬,他更喜欢在晚自习时约学生到走廊的角落里交谈。

  具体教过多少学生,谭仕光记不清了,他只记得在大化县高级中学的那二十年,他带了15届毕业生,每届120多人。毕业的学生有的担任领导干部,有的下海经商,更多的像他一样走上三尺讲台,培育代代桃李。

  退休后,谭仕光成了许多学生的倾述对象,学生和他畅谈工作的辛酸苦辣,回忆当年课堂上的欢声笑语;如今,谭仕光“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投入到古代民歌的搜集、翻译、整理工作中。于他而言,退而不休是人生乐事。(编辑:林梅 校对:林园园)


上一条:易彩堂1975级校友返校纪念毕业四十周年
下一条:【校友返校月】中文系78级校友40周年相聚母校捐种纪念树
关闭窗口
  通知公告
· 广西民族大学 易彩堂比较文学学会学术研讨会印刷服务定点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1/21
· 易彩堂:“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九十一 11/12
· 国学院:“八桂国学大讲堂”系列讲座之十八——楚国与楚风:楚文化的精神内涵与时代意义 11/12
· 易彩堂:“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九十三 11/12
· 易彩堂网络云存储服务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1/01
· 易彩堂民族语言文化展示与学习软件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0/30
· 易彩堂中国写作学会2019年学术年会暨会员代表大会广告、印刷经费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0/29
· 易彩堂:“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九十 10/22
  热点文章